行业动态Gift Center
联系我们contact us
地址:
哈尔滨南岗区革新街258号
客服: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手机:
13946015593
固话:
400-6163-508
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:哈尔滨市南岗区瑞霞老砂锅居 > 行业动态 >
砂锅就是自带gif的啊时间:2020-08-13   编辑:admin
其它容器承载食物,而砂锅则更具有表演性,想到它,你就能想到火苗舔舐它的外表,水泡从盖檐边上噗噗冒出的样子,水泡破裂时,四散的水线在周边的桌面上留下针尖样的小点,又或者店家在起锅前那一刻浇上一注黄酒,火焰熊熊腾起……没有这些动态,砂锅的魅力就要减半。可以说,砂锅是自带GIF的一种器物。
跟人一样,只有具备足够的强韧才能承受如此的戏剧化。砂锅的迷人就在于,你不知道看似坚强的它在什么时候就分崩离析。但即便这样,有坚持的店家也不会随便拿铁制器皿取代砂锅,因为那砂石陶土上时光的痕迹,也是味道的一部分啊。
 一捧老火汤的热忱 
爱老火汤的人,都不会离开砂锅。砂锅肚量大,除了容纳各种食材,还能将一个人对未来的各种想象都装入囊中,无论是对于健康的期许,还是持家的稳妥,都可以装进那些微微冒泡的汤水当中。只要开始构想一只锅里的食材:粉葛、赤小豆、瘦肉、虫草花……幸福的一天从睁眼那一刻就开始了。
在老火汤店里,每一尊砂锅被火舌舔着,表面留下了粗粝的痕迹,内膛仍是浸润得满满的温柔。师傅用两只有力的手握住垫布,将砂锅从火上端下,那一刻,他的表情,就像把自己全部的热忱都捧给你了。
 双臭:做一个怪咖的乐趣 
萧瑟的天气里,心灵和味觉都开始寻求着一些更刺激的温暖。到馆子里去点一份“双臭锅”就成了南京人的身心慰藉。在砂锅的围城里,臭大圆和肥肠,两种本来毫不搭调的食材一见如故,当肥肠变成金棕,汤汁升起微黄的泡泡时,原本的拉锯也变成了厮守。
“双臭”锅并不讲究猛火,它微微地的升腾着,像岁月,像丰富如谜的人生本身。咂摸着嘴里的肥肠,鼻腔在向大脑传递“好臭好臭”,口腔则叫嚷着“好吃好吃”,让人欲罢不能。这样的分裂体验注定了它不是砂锅菜里最主流的那个,但,谁要做主流啊,当然是做一只怪咖的煲比较有趣啊!
 砂锅让我们永远保有爱人的能力 
凝视家里的砂锅,心里升起的是患难与共的感激之情:无论是多么简单狭窄的一隅,端上一只冒着气泡的砂锅,塞得满满当当,房间就立刻开阔了起来。白菜豆腐丸子粉丝,慰藉孤独的风雨之夕;蛋饺鸡汤火腿丝小麻花,又足以招待客人。只要砂锅还在冒着热气,我们就永远保有爱人的能力,说不出的千言万语变成一句:“我再去给你下点丸子。”对方也就懂了。
 砂锅下水:罗曼蒂克也要敞亮 
砂锅的咕嘟声中,少不了内脏的美妙滑音。那些微沸着的动物下水,带着酱豆腐的味道,牵连出北京人各种各样的记忆——在掉光了叶子的枣树下排队;拿上铁饭盒去胡同口打一锅炖吊子;带着蒜味的呼吸踩着成块的雪踱步回家;在爷爷的炖吊子边尝一口猪肺,牙齿偶尔咬到上面的孔洞,发出咯吱的轻响。
卖砂锅下水的店铺不用太精致,在这里,最好的装饰就是那些老朋友,往窗边一坐,能说出对方在外面哪几棵树下喝吐过。我们爱这样不拘束的敞亮时光,那些在浅灰色的雪前一起吃砂锅下水的日子,像绿色的牛二小瓶一样,立在北京人的回忆里,一直那样。
 煲仔饭的幸福指环 
黏米与丝苗米沿着煲仔的弧度构成一个白色的许愿池,往其中投入牛肉、咸鱼、窝蛋、广式腊肠……米将熟的片刻,沿着一圈锅盖缝滑入半勺香油、半勺调味酱油,就像在池畔腾起的绚丽烟花。
吃煲仔饭的华彩部分是将剩下的锅巴用勺子刮着吃,或是加一碗清汤,又或是用普洱茶泡着吃。这一圈焦香,仿佛是砂锅为了承诺爱吃人的幸福,而带上的定情指环。
微微冒泡的煲仔饭端上桌,在冷却到可以入嘴之前,记得对着这只棕色的浑圆许愿:“请一定要结出美妙的锅巴呀。”
 抛起一缕啫啫的火焰 
缠绕着食物的啫啫酱在热气的鼓励下,将锅盖一下下拱起;起锅前浇一注黄酒,煲底的金色火焰抛到空中;柱候酱、海鲜酱、南乳汁、蚝油、干虾肉条、金华火腿的香味飘入鼻腔。再来一瓶啤酒,“啫啫”两个字就成为了南方的温柔代言。
 砂锅白肉不仅作用于唇齿 
一入冬,人们就开始想念酸菜白肉的滋味,五花肉加后尖肉,用快刀片成薄片,与好的酸菜同烩,“缸瓦市中吃白肉,日头才出已云迟“。加了海味的酸菜汤在砂锅中沸腾,把五花肉片的味道也纳入麾下。一口酸菜,一口肉,是非常粗犷的北方味道。揭开盖子才发现,在热气的鼓催下,砂锅里的肉片变成了美丽的波纹状,在光线的渗透下,发出半透明的柔光。这样的感官之乐并不能持久,因为它会很快侵入感情的领域,让人由衷地发出一声感叹:“我爱上了这样的北国之冬”。